热线电话:010-57712101
新闻资讯 PRINTING SERVICES
联系我们 CONTACT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苹果园路2号 通景大厦205室

电话:010-57712101

邮箱: bjyhfy081201@126.com

新闻详情 您当前的位置:新闻资讯 > 公司新闻 > 新闻详情
北京园禾方圆孟宪军:中药是私人订制的“奢侈品” 不应用价格来衡量
2018 年 11 月 2 日       阅读量:9017


进入下半年,在经历了疫苗案,医药行业又迎来了重磅政策“国家带量采购”。对此,一家第一批率先通过一致性评价的企业相关负责人表示,“现在这个带量采购搞得大家如惊弓之鸟,未来看都是鱼肉?!北本┰昂谭皆捕鲁っ舷芫?017年度中华民族医药百强品牌企业榜发布会上接受新浪医药采访时也表示,药是不能用价格来衡量的,它是一个极其特殊的商品,它不符合商品的市场价值规律,多了就便宜,少了就贵,而它遵循的规律是按照市场。

1537416006674.jpg

新浪医药:孟总您好,首先您有什么想跟的大家分享的?

孟宪军:我本身是学药的,因为我在中药圈子里还算是小有名气吧,我最早是在吉林省医药保健品进出口公司,然后我在日本号称世界上最大的中药制药企业,在他们深圳的公司做了十八年,这个圈子里头工作十八年就是成功,因为把他们所有的东西我们都学了。咱们国家的一些领导的要求我们要给中国的中药事业做东西,我现在可以说我们的很多药的水平和质量已经超过了日本最高水平,中药种植方面我们已经超过了他们,比如说我们《中国药典》里规定硫的含量是不能超过150毫克的,在日本就没有这个规定,而且日本君臣用的也比这个高,这个是由于历史原因导致的。我们国家的法律法规和标准在国际上来说都是很高的,比如我们的GMP的规范是远远高过世界其他国家的,在WTO大家都公认。

主要是国家太大了,像长生疫苗事件是极其特殊的一个现象,我认为不是普遍现象,在中国那么家疫苗企业中现在来看只有他们一家,很多企业还都是坚守着的底线和严谨的,但是长生这个事情我认为他们确实是为了利益突破了人类的界限了,这是非常让人痛心的一件事情。在中国,我坦率地说在质量上我们北京园禾方圆中药材的质量一定是最好的,业内人士也都很清楚这件事情。

由于市场上的劣币驱良币的现象,加上招标、低价竞标确实给行业带来了非常大的困难,大家能用价格来衡量药吗?我觉得这是错误的,但是这种导向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当然可能各行各业有各自的痛点,比如说我们的医保费用不够用等等。但是我认为药是不能用价格来衡量的,它是一个极其特殊的商品,它不符合商品的市场价值规律,多了就便宜,少了就贵,而它遵循的规律是按照市场,比如像非典期间,价格就几十倍、上百倍的上涨,这是一种疫情。所以我认为药的价格是不应该采取这种竞标方式,我一直是反对这种东西,我也通过各种渠道一直在向国家反映,还是希望能够回归到尊重客观实际,尊重生产者的成本,我们有很多报道也都说中药是有成本的,不可能没有成本来生产出来这种东西,如果能那么便宜的话,我相信那就不是药了。

中国进入改革开放后,工资翻倍地涨,大家有没有想过,如果按照个人收入增长到现在加上通胀系数我觉得也不是现在的价格,实质上价格还是在底端的,可能是太多的原因吧。我跟参会的人说吃中药就是吃奢侈品,为什么?因为奢侈品的定义最关键的就是定制,而中药都是定制,那定制的话一定是这样的,13亿人口吃中药实质上是一个很难的事情,绝对不像想象那么简单。我们以前人少,我们的用药量低,就像我刚才说的,我们现在50多岁的出去一看还活蹦乱跳的,以前50多岁都老了或者病在床上了,我小的时候吃玉米面、窝窝头,现在人家小孩吃玉米面、窝窝头觉得这是高端食品。但是回过头来,人对药的耐受力和承受力差距很大。

再一个行业里头有这种制假、贩假的,国家打击的力度现在也越来越强,包括前几天又公布要持续对中药材、中药饮片到2019年底进行整治,我觉得核心都是希望能够让老百姓享受到更有效、更好的产品。举个例子,中医的医生是拿着枪,中药是子弹,病人是靶子,瞄准了,没有子弹或者子弹不好,打不到位置就没有效,但是也有可能中医把这个靶子瞄偏了,你打的子弹再好也是没有效的,所以我认为中医本身就是个辨证的集体。中医讲的是辨证施治,我认为对待这些问题更应该科学、辨证地去看待。

实质上我觉得中国的中药这两年变化非常大,尤其是中药材质量在迅速地上升,我认为和监管的力度、大家的重视程度都有直接关系。中医大家现在提倡“治未病”,就是说我们也可以说健康保健,“治未病”就是说没病的时候你就把它治好了,你让身体很强壮就不得病了,这是薪火相传的,所以我们对中医药还是非常有信心的。

新浪医药:其实像刚刚您说的,想要社会对中医药方面多一点信任,说实话因为老百姓接受的多是有关质量有问题的信息。

孟宪军:像长生疫苗事件,准确地说这个对国家疫苗行业的打击不亚于三鹿奶粉。但是我说作为媒体和国家管理层面都应该站出来,为什么不去找现有的生产企业去拍片给大家看呢?实质上有很多企业是非常规范的,这种情况是极其少的。我个人在这个圈子待了这么多年,我还是很了解这个圈子的,像这种情况确实很少,我认为这个时候应该站出来去宣传好的东西,不至于发生像人们所说的“阴谋论”这些东西。但也说句心里话,问题是问题,但是这个因素可能也有。因为国外的医药业确实强大,尤其像疫苗、西药这一块非常强大,那这是他们打入中国的最好机会。实质上中国的疫苗已经把国外的疫苗挤得很悲惨了,因为进口疫苗很贵,关键是我们还出口,WTO在我国采购了大量的疫苗。

中华民族能够延续到现在不是靠西药延续下来的,中国的文化上下五千年,如果没有中医中药保证人类各种瘟疫,不可能生存下来,从这点来说,我认为国家,包括习总书记倡导中国的中药事业,我认为是对的。

中药太高深了,我曾经在一个国家的会上讲要想研究清楚中医中药,要像人类破解人类的基因一样,要全世界的科学家都要去研究这个东西可能才能解开这里很多的东西。一个植物当中最少也有100个成分,那有10个药放在一起煎煮,大家可以想象一下它有多少成分出来,哪个成分对人有效了?这是需要科学家像研究人类基因一样一个一个筛选出来。针对病灶,很多人理解不了中药为什么把这几个草药放在一起熬完了喝了就有效了,这是很多人没有办法理解的,也不是像大家所说的它就一个成分就能好。像青蒿素就是一个极其特殊的,我们国家诺贝而得主屠呦呦是把青蒿素提取出来之后,给它加了一个基因变成了青蒿钾酶,这个抑制疟疾效果是非常非常好的,所以说这个给人类做了贡献了才给了中国诺贝尔奖。但是我觉得实质上她是等于在植物的当中提取了一个成分进行了改良做成的,人工合成到现在还没有实现。小草长出来很好,它合成的东西是化工厂合不出来的,所以我觉得中药这一块确实是很神奇。

这种博大精深我举个例子,现在的科学技术我们叫做分析手段还没有孙悟空,大家都知道孙悟空炼丹炼到一看里头就知道有什么的程度,现在的各种分析手段根本就不能够全面地把一个药分析出来,然后这个药吃到里面之后是作用到哪儿的什么肌理呢?有一个例子很典型,红景天有20多个品种,唯独有大花红景天对人们提高携带氧的能力(抗高原反应)最有效,而大花红景天在《药典》里规定的红景天干的含量不是最高,它恰恰在中下面,那么就证明了什么呢?我们所说的成分不一定是它的治病成分,它有可能是极其微量的东西就起到了治病的作用,所以《药典》现在改过来了就是大花红景天才是药用,我们很多的标准,像《药典》里头都是不断地在提高。

屠老师是中药药典委的科学家,他就讲了一些东西。我们的《药典》里头好多人垢病,可能有时候说用西药的方法来管理中药,这里由于社会上这些不法分子把提取过的中药拿到市场去卖,你用肉眼是看不出来的,又干净又好,所以说这种情况下逼得政府没有办法才出了一个要对这个东西有一个标示含量证明它没有被提取,这样才出了《药典》的一些化学成分。但是这个成分是不是有效成分,是不是治病成分,这个是现在还研究不出来的,大家都在往这方面努力,所以屠教授有一个观点叫“标示含量”。我参加药典委的专家会比较多,实际上药典委发声太少了,只知道厚厚的一本书,五年一次,真正解释这个东西的确实是少,真正读懂的人也是很少,建议理解,多多去跟他们采访,实际上他们做了非常多的工作,一年一年延续下来,实际上《中国药典》无论从科学进步方面还是理论的水平方面一直在提高。所以说中医中药事业我觉得将来绝对是朝阳企业。

新浪医药:现在国家也是在大力扶持中医药企业,你刚才也讲到药品不应该价钱去衡量,包括现在一些招标采购政策,您持有怀疑态度,那您有什么建议?

孟宪军:我的想法是这样,从经济学的角度商品是遵循着价值规律的。我说个最简单的例子,我们公司现在这个药降价了,我送你一批药,你肯定会觉得你也太不够朋友了,你这不是怕我得病嘛,很简单,降价了、促销了不见得你去买,但是如果你要得了病,这个药无论多少钱,我们说句土话砸锅卖铁,只要能买得起我一定要买。

它不尊重价值规律,产品多了价格就下来了,产品少了价格就上去了,单一地从一味药来说有可能是在随着波动,但是核心不是这样的,核心就是他有病他才去买药。像“治未病”也是,你觉得你亚健康,睡不着觉,我吃点五味子或者喝点菊花去去火,这个东西就很明显了。我认为日本的药品定价机制就很好,它是按照原料的成本价、投资比例来决定的,这样有什么好处呢?就是保证了原料的优质,为什么大家跑到日本去排队买中药?实质上他的很多东西很平均,没有最好,也没有最差,他们的目标叫做“安全、有效、稳定”。首要一条讲的是安全,比如说农药残留、有害因素、重金属、黄曲酶毒素等都不能超标。

还有一个希望媒体能够给大家解释关于中药材将来要增加细菌的检查项目,以前是没有的,只有直接口服的有,这个是什么问题?实质上大家误导了,说中药饮片都做到无菌吗?这个想法是错的,实质上我们只是控制一些致病菌,还有在煎煮过程中不能杀死的,比如说耐热菌,它本身就是耐热菌,你100℃煎20分钟杀不死它,那这个就会带来致病可能。像大肠杆菌、沙门氏菌、黄曲霉毒素只是控制了一部分,就没有办法同时杀死有害人体的,所以不是人们想象的做成无菌的,这个我觉得应该你们作为科普找药典委的老师沟通一下,让他们给解释,大家对这个意见特别大,说中药怎么可能无菌呢,那我们每天生活的空气里都是细菌。

像我们所说的,它所规定的都是要控制致病菌,你本身吃药就是为了健康,为了让身体更好,去治病的,你再把细菌吃进去,把病吃进去,这个是不行的,所以理念上我觉得还是需要媒体正确地给大家普及。我参加药典委的会,大家也都很苦恼,初衷都是希望能够更好,但是社会给的压力特别大。

新浪医药: 2020年的这版《药典》有没有可能把您说的致病菌的检查给加上?

孟宪军:现在基本上百分之百要加进去的,因为这个从2015版开始就要加,社会上的争议太大就没有加进去,按照石(音)处长的意思是没发表之前这个肯定会有争议,但是大家一直在往这方面努力,争取一定要加进去,这个加进去对人的口服是件好事的,但是很多人不理解,这个我认为是一个最大的痛点。

新浪医药:但是像您说加这种菌是针对哪些具体的产品,比如说饮片、口服或者是煎的?

孟宪军:口服的现在都有,比如它的名字就叫耐热菌,高温煎煮的时候是杀不死它的,所以这个要求饮片里头就不能有。像沙门菌和大肠杆菌在饮片当中一定有限度的,是不可以很多的,因为很多病都是由这些细菌演变出来的。像黄曲酶毒素更是,在国际上黄曲酶毒素致病结论已经很明确了,比如黄曲酶毒素的B1超过10毫克百分之百得癌,它的致癌率在世界上排第一。

新浪医药:咱们企业目前有哪些创新项目?

孟宪军:我们自己研究的还是挺多的,我们是从种植一直到最后的生产出来。总部在北京,我们很多种植叫做道地药材,我们都是通过筛选评估之后作为这个品种在中国产的最好的区域我们去种植。像在长白有种植基地,辽宁、河北、山东、河南、山西、甘肃等,差不多沿线上基本都有。

新浪医药:疫苗事件之后,国家也是在强调说要重新建立药品的追溯体系。

孟宪军:实质上问题在哪儿呢?就是第一不能修改,这是很重要的。第二录入应该是能够可追溯到你录入的过程,比如说很多的溯源大家只是把照片扫进去,这个我认为是可以改变的,这个是不行的,而我们的照片是用手机直接传上去的,那计算机对你的时间、地理位置、图像全都进行分期,计算机会自动PASS掉你这个东西,你要不在它的设定范围内,它认为你是假照片,然后传进服务器里面就不能改了,所以我说了我们的东西不能作弊的,因为不能作弊才能叫追溯,如果能作弊就不叫追溯了。很多要求我们能不能修改,准确地说是可以修改,但是只有通过软件工程师才能做,我觉得就丧失了可追溯的意义了。我们坦率地说为了坚守这个,很多人花钱我们都不会接受的,我们还是想坚守在这个领域,我们自己的东西,我们的溯源系统。而且我们的智能程度是国内别人都没有的,我们自己有一个软件4.0版无人机,马上就会有5.0版北斗,将来北斗会代替很多无人机等等,北斗现在公布的十九颗星就达到了两米五,据说三十颗星晚点可以达到50公分,地面50公分它能看到,50公分垫50公分方块都能看的很清楚,我觉得这会是我们的软件系统一个更高的升级吧。


千赢国际客户端下载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